2011年2月10日 星期四

祝我好運...


早晨的鬧鐘, 準時響起... 若是其它時日, 肯定捨不得溫暖被窩, 准賴床賴上個三五分鐘... 但今日, 只要想到需要'越洋'到北海面試, 就如臨大敵般, 頓時清醒, 立馬從床上跳起來盥洗準備出門!

出發前, 來到麥記, 點了份外賣早餐, 付錢, 上路.

檳城大橋上, 仍舊一片昏暗. 或許還早吧, 才6.30am, 難怪大橋那麽的通暢無阻. 兩旁的路燈, 這時候怎麽看起來如此的燦爛奪目?!

呵呵, 沒有雅致繼續欣賞眼前這美景. 好不容易, 在天色未亮之前, 順利抵步. 抓緊時間, 在車内把麥記早餐搞定, 然後整理一下自己, 帶上所有的相關資料, 步入面試考場. 原來, 天亮之前抵步的, 豈止自己?!

於是, 隨著大隊往報到處報到. 恩, 一列名單中, 看見自己的名字, 排列在第6號. 相關的負責人員說, 每位教師面試的時間, 底綫為至少20分鐘, 通常為30分鐘, 或以上...

天, 30分鐘?! 一對一的面試30分鐘? 

算一算, 在自己之前有5位先面試. 計算下來, 至少還有兩小時半的時間才到自己. 

教師們陸續報道. 給我們面試的政府官員也抵步了. 兩位面試官員, 大有來頭. 一位乃有拿汀頭銜的女政府官員, 另一位乃前柔佛教育部長. 二位的出現, 加劇了現場教師們的緊張心情...

終于, 一切就緒后, 面試于8am, 正式開始. 兩位各被編排第一號的兩位馬來女教師, 愁容慘淡的, 個別踏入了第一間和第二間的面試室...

此時, 等待處的我們, 心跳加速...也在這個時候, 不少的教師們, 開始議論2位不同面試官的'喜好'. 据他們所言, 那位前柔佛教育部長, 極度的不好'惹'. 他'喜歡' 對教師們'多多逼供', 勢必要被面試的, 擘肌分理每一個他抛出的問題. 他更不容許離題萬里的答案! 不就昨日嗎, 有兩位教師被逼得落淚...

忽然, 感覺不到了自己的心跳. 面試自己的, 正是這位官員...真不想在這些議論中, 捕風捉影, 選擇冷眼旁觀...

第一個半小時, 怎麽恍如隔世?! 最終, 那位女教師, 終于從面試室出來了. 見她愁眉蹙額, 教師們蜂擁而上, 關心之外, 當然少不了好奇這位官員所抛出來的'問題'. 不聽還好, 聼了更讓人忐忑... 所謂的'刁難', 所謂的'笑裏藏刀', 所謂的'諷刺'??!

望著這位女教師難過離去的背影, 開始擔心自己的'遭遇'... 原本嘴角上那微微的笑容, 瞬間再也微笑不起來了...

編號第2的馬來男教師, 續第1號教師之後, 也戰兢的敲門, 進入面試室. 在外的我們, 忽然一片寂靜...; 空氣中, 彌漫著緊張的氣氛...

不曉得, 在這位男教師進入面試室后, 自己焦慮的望了多少次手錶. 這個時候的秒針, 怎麽走得如此慢?! 怎麽讓自己感覺'度秒如年'?!!

好不容易, 第2號的男教師, 45分鐘后, 步出面試室...; 但, 面唇青白的...!!! 這樣的表情, 能讓接下來面試的教師, 輕鬆得起來嗎?! 最可怕的是, 他說, 那官員最後向他抛出了一句話: 'Berdosa tahu kalau saya meluluskan awak...' . 同樣的一句話, 也抛給了編號第3號, 那位遲到的男教師... 連男教師都承受不了的壓力, 何況我們女教師?!!

所幸, 第4號及第5號的馬來女教師步出面試室時, 臉色還不至於面唇青白... 離開前, 她們個別都留下了忠告: 只要回答得體, 不馬虎, 不敷衍了事,  注意言行舉止, 還是可以應付得來的... 最重要的是, 如果被問及自己不清楚的話題, 就坦誠相對, 千萬別話不對題, 要不然准會狗血淋頭!!

終于, 輪到自己了...驚悸不安的, 敲了下門, 道安, 坐下. 他栽下了鼻梁上架著的那副老花眼鏡, 看了看自己, 再把那副老花眼鏡架回去, 然後開始翻閲自己的資料.

'Ajar di mana?' 他問. 'Sekolah Menengah Jelutong', 如是回答.

他繼續翻閲資料. 忽然, 'Kamu ajar bahasa Melayu di sekolah?' 聲量稍微提高的. 我聼出了他的意外感覺. 'Ya.'簡單的回答. 他於是快速翻閲自己的資料, 接著問說: 'Kamu major dalam bahasa Melayu?' 'Ya.' 如是回答. 面試話題, 就這樣延續開來. 原來, 對於我這樣的'稀有品種', 大家多少好奇, 多少'敬畏'. 當然, 過程, 少不了咄咄逼人的問題, 盡量不卑不亢的回答...; 過程, 雖不至疾言厲色, 但要求的語氣, 還真讓自己承受多少壓力. 忽然, 很慶幸自己是'有經驗'的教師, 對於被提問的問題, 多少有幫助.

呵呵, 這位前柔佛官員, 其實還蠻喜歡分享的. 他的日本留學經驗分享及交流, 多少緩和自己緊張的情緒, 也添加了多少歡樂氣氛...

結束前10分鐘, 他忽然, 語氣緩慢抛出了這樣的問題:
'Anda seorang yang teliti, anda seorang yang suka menolong orang, anda seorang yang tegas, anda seorang yang berani. Betulkah apa yang saya cakap?'

對於這樣一連串的問題, 頓時目瞪口呆, 不知所措. 他看了看自己, 再問 'Betulkah apa yang saya cakap?' 沒敢直接回答, 正疑惑, 這是讚美嗎?! 只輕輕的點了頭, 低聲細語的回答說'Betul kod...'. 眼睛, 於是不斷打量他手上那份'校長評語'的文件, 心想, 不可能校長寫上這樣的評語吧?! 於是, 口裏就那麽自然的問道, 'Macam mana Tuan Haji tahu?' 大終于忍不住笑了, 說, 看你的字跡判斷的.

啊? 字跡? 那些我在表格上填上的幾行資料的字跡? 能看出性格?

恩, 他不像在開玩笑. 接著, 很認真地說, 他就是'看字跡'來'篩選'女婿的. 還說, 對於這方便, 多少研究. 從字跡, 可以看出一個人的性格?! 呵呵, 雖然半信半疑, 但還是試著接受.

最終, 恭恭敬敬的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再恭恭敬敬的跟他道一聲謝謝, 開門, 步出了那壓迫感十足的面試室, 結束了將近40分鐘的面試...頓時, 松了一大口氣!!

這囘, 輪到一窩蜂的教師向自己蜂擁而來. 恩, 將自己的經驗'傳授'后, 帶著有些煩雜的心情, 離開了面試中心. 心裏, 多少敬仰這位Tuan Haji. 從他對教育的歷史和前景的角度分享交流中, 看得出他對國家教育的前景, 多少扮演角色, 一點也不馬虎...

上了車子, 忽然想起校長曾經在會議裏說, 去年, 在面試的教師當中, 僅有50%及格...

那自己, 能及格嗎?! 祝自己好運吧...



原來, 啃了那麽多的資料, 
居然'毫無相關'?!! 
還熬夜啃了兩天?! 















回到檳城, 已是中午時分.
帶著心愛的杯子,
來到星巴克, 點了Mocha,
平復一下心情...

3 則留言:

  1. 你不是去年Interview了的meh??做末又去的????

    回覆刪除
  2. 恭祝承相凯旋归来. Tuan Haji 说得不错, 丞相字体工整,细腻, 笔画分明,反映出做事认真细心,处事黑百分明,立场鲜明, 乐于助人.望承相不轻易离开日落洞,造福辛辛学子

    回覆刪除
  3. 楓,
    這囘是Pengesahan Jawatan的面試哦...

    殿下,
    難不成殿下也對'字跡'有研究?!
    兩筆三畫,就可以看得出來?!
    恐怕未來篩選女婿,字跡亦成爲憑藉?!!!

    恩,日落洞,日落洞...
    盡力,盡力...
    天曉得緣分何日到盡頭...

    回覆刪除

让我感觉你们的同在...

《給雁子留言》

精選文章

法國·巴黎 | 戰利品·CHANEL包包&長皮夾。

出發前一日,才很認真的,坐在電腦前,認真的「做起 功課 來」。 綜合自己原有的那‘丁點兒’的時尚知識,加上網絡上的資訊,再加上友人伸手「指點迷津」,很快的,就把「功課」做好了。 首先, 香奈兒·CHANEL ,在法國巴黎,除了總店,還有其它7家分店。當然,這共8間CHANE...

也看看這些吧,或許你也會喜歡哦!

連接其它文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