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檳城美食蹤跡》

《給雁子留言》

2012年9月21日 星期五

深深的思念。


照片取自:

這是第一次,吳醫生主動向我們提起關乎他愛妻的離去。聼著他娓娓的道來,不知咋的,紅了眼眶;強忍淚水,不讓它奪眶而出。

他說,他跟她一起生活了38年了。從他的眼神,我看出了她對愛妻的萬般不捨。畢竟在一起生活了38年,不短的時間啊;感情的深厚,我想,沒有任何單位能度量。

他说,她死于肺癌,得年62嵗。一開始發病,因爲被某位醫生誤診,錯過了黃金時期的治療;若一開始發病,沒被誤診的話,或許還有得救。從他的語氣中,我聽到了萬般的無奈。但,原來聼在我們夫妻倆的耳裏,更是萬般無奈;吳醫生本身是醫生,但畢竟不是那方面的專科,只能將太太的病情,交給其他醫生。誰料如此結局?

無論如何,從他的交談中,聼得出來,他已經接受她離去的事實,也不想要追究什麽;畢竟她離開也有半年的時間了。

他說,他和她生下了一對兒女;於是舉起手,向他診所内的一個角落指去。我倆隨著他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見那角落的小廚子上,置放了一些照片。仔細一看,一張是他們在兒子畢業典禮時拍的照片,另一張是他們女兒畢業典禮時拍的照片;兒子澳洲工程係畢業,女兒則是醫學係畢業。

‘你的太太很漂亮,’我對著照片,冒出了這麽一句話。

‘My girlfriend,’吳醫生幽默的回答。‘她年輕的時候更漂亮,’他接著說,眼睛凝視桌上另一張愛妻的人頭照。他於是把愛妻的人頭照轉了過來,讓我們夫妻倆看,嘴裏再次用流利的福建話説到:‘很美哦,我的girlfriend....’ 從他注視愛妻照片的眼神,我知道,他非常惦記她。

曾經,在很偶然的機會下,讓吳醫生知道,我是個愛唱歌的人。豈料他今天忽然問我:‘妳是唱女高音的?還是什麽音的?’對這突如其來的問題,一時也答不上來。‘中低音的,’猶豫了一會,我如是回答。

‘來,我給你們聼一些東西,’說著,他側過身子,對著他的電腦,似乎在搜尋什麽。沒一會兒,他打開了好幾段音頻;很優美的女高音歌聲,透過電腦的擴音器,傳達到我們耳裏。

‘她是女高音啊!好美的歌聲!’ 我有點失控的說到。‘恩,女高音。這些都是她唱的。有些是她練習的時候錄下來的,有些是比賽的時候錄下來的,’吳醫生解釋說。‘她參加了很多大大小小的比賽,家裏擺滿了她的獎盃,可惜啊,’吳醫生接著說。

‘那她一定很喜歡宋祖英咯?’我問道。‘恩,很喜歡。她這一生,只花錢在買音響和唱片,家裏有好幾百張唱片。’

話説到這,吳醫生又舉起了右手,指向放在一邊的手提電腦:‘我兒子說,要把所有他媽媽生前的視頻和音頻,更換成特定的格式,然後燒錄光碟收藏。這台電腦,就是特別用來收集和燒綠工作用的。’ 停頓了一會兒,他接著說:‘我剛剛在整理我們較早前到中國旅行錄製的一些視頻,還可以看到她的笑容。’聽到這裡,我的鼻子又酸了一下,眼淚再次從滿眼眶;強忍。

跟吳醫生這樣交談下來,深深感受吳醫生對愛妻的極度思念。一塊組織了38年的家庭,共渡一万多個日子,攜手渡過多少人生的起落;忽然就這麽走了,豈能一時半刻習慣少了她的日子?吳醫生對她的愛妻,除了思念,還是深深的思念。

我和老公,除了安靜的聆聽他的述説外,真的不曉得如何送上半句安慰的話。跟他認識了那麽多年,他從鮮少在我們面前提起他的太太;這一囘見面,我們聊天的内容,居然全都是她的太太。可想而知,她對她太太的思念有多

照片取自:

















2 則留言:

  1. 38年很长。。。。我觉得爱不爱已经是另外一件事鸟,现在还能平安相处38年已经不容易。。。。。



    回覆刪除
  2. 是啊,兩個人能如此白頭到老,不容易啊...

    回覆刪除

让我感觉你们的同在...

精選文章

法國·巴黎 | 戰利品·CHANEL包包&長皮夾。

出發前一日,才很認真的,坐在電腦前,認真的「做起 功課 來」。 綜合自己原有的那‘丁點兒’的時尚知識,加上網絡上的資訊,再加上友人伸手「指點迷津」,很快的,就把「功課」做好了。 首先, 香奈兒·CHANEL ,在法國巴黎,除了總店,還有其它7家分店。當然,這共8間CHANE...

也看看這些吧,或許你也會喜歡哦!

連接其它文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