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7日 星期二

我堅信,他們是神派來的天使。

今日下午,按照預約時間,來到了醫院,欲進行一些女人每年應該進行的例行檢查。

因爲已是靠近下班時間,所以我們是最後上門的「病人」。

按程序量了體重和血壓,再回答幾個護士例行提問的問題后,她把資料送到了黃醫生手上。
沒多久后,護士喊了我的名字,表明輪到我見醫生了。
於是夫妻倆,輕輕的敲了敲門,推開走進去;黃醫生那張熟悉又慈祥的臉孔,就在眼前。
見到我們,他臉上展露溫和的微笑,然後讓我坐在他邊上的看診椅上。我於是靜靜的坐下。
「How are you?」他口操流利的英語,如是問道。被他這麽一問,一下不知怎麽回答,於是,啞了。
「怎樣?好嗎?」或許沒有聽見我們的回應,黃醫生急忙放下手頭上記錄著的文件,改用福建話,看著夫妻倆,重新問了一篇。
「不是很好。」我盡量壓抑自己的情緒,沉重的回答。
「怎麽了?」他很認真的看著我。
「我們的女兒...去世了。」我用了很大的力氣,回答說。

是啊,小涵涵,是黃醫生接生的。也是他,將當時還沒剪掉臍帶的小涵涵,交到我懷裏的。
所以,我們並不覺得需要向醫生刻意隱瞞小涵涵離開的事。

黃醫生聽到后,非常的驚訝。他速速的翻閲我的檔案資料,欲查閲去年我分娩的日期。
「一嵗。」他看著檔案資料,嘴裏説到。
「是啊,剛好過了她的生日,過完了農曆新年。」我接著說。
於是,眼淚,無論再怎麽控制,還是落下了。黃醫生細心的遞上了紙巾。
這是我第二次在黃醫生面前落淚,兩次都因爲小涵涵。第一次是在小涵涵出生的那一刻,第二次,就是這一次。
接過了紙巾,我很努力的抹掉臉上的眼淚。我知道,那不是脆弱的眼淚,那只是思念的眼淚。
於是,黃醫生接二連三的送上了安慰的話。但,很奇妙的是,他的安慰,不是膚淺的安慰,並起了很好的安慰功效。

接下來,很奇妙的,話題,從「人生」開始蔓延開來了。
聊彼此的生活,聊他的孩子;聊大選,聊檳城,聊馬來西亞;聊生死,聊信仰。
最奇妙的是,當黃醫生知道我的他還不信主時,居然很認真的,開始向他傳起福音來了。
最後,還認真的,拿出了聖經,開始分享了起來。

看著他很認真的在一張白紙上,寫下聖經節,讓老公回去閲讀,口裏還不斷分享他信主的感覺時,我真的很感動。我心裏不斷在心裏向主禱告:「主,這是你派來的另一個天使嗎」?

照片:
黃醫生原本想寫下了五個聖經節,讓老公回家細。豈料寫著寫著,就是想不起來其中一個來自羅馬書的經節。他還自責」了一下,說平日他都能背上的,今天就不知怎麽了背不上來。
我在一旁忙「安慰」他說不打緊,先讀著另外四個經節好了。
結果,拿回來的白紙張上,有著一個被空著的經節。

謝謝黃醫生的用心,謝謝黃醫生的時間啊。


上幾周,新加坡也來了一位姊妹
她活脫脫的像個神所派來的使者一樣,讓我們喜樂的接受生命的供應。
感謝神,她讓我們深深體會,在生命裏,只有喜樂的生命供應;沒有所謂的知識善惡樹,更沒有定罪和審判。也是她的見證讓我堅信,一切苦難的背後,都有神的美意;
只是這美意,需要經過時間,才會一一向我們揭開。
更重要的是,她替我,找到了「回家」的路;福音,也再次的傳到了老公的身上。

才剛剛,接到了一位姊妹的電話,表示有負擔,上門餵養我們;感謝神啊。

這一次次的「巧合」,讓我堅信,這背後,都是神奇妙的安排。

主,求你的救贖,降臨他身上;主,讓他也做你合用的器皿。阿門。











1 則留言:

  1. Hey! I just want to give an enormous thumbs up for the good
    information you’ve gotten right here on this post.

    I will likely be coming back to your blog for extra soon.


    Here is my web site; SEO公司

    回覆刪除

让我感觉你们的同在...

《給雁子留言》

精選文章

法國·巴黎 | 戰利品·CHANEL包包&長皮夾。

出發前一日,才很認真的,坐在電腦前,認真的「做起 功課 來」。 綜合自己原有的那‘丁點兒’的時尚知識,加上網絡上的資訊,再加上友人伸手「指點迷津」,很快的,就把「功課」做好了。 首先, 香奈兒·CHANEL ,在法國巴黎,除了總店,還有其它7家分店。當然,這共8間CHANE...

也看看這些吧,或許你也會喜歡哦!

連接其它文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